拉高手表颜值玩表盘特艺

2016-04-18 17:55万表世界作者:万表世界

柏高美学家系列樱花腕表
 

不管手表多么的精密复杂、多么的做工考究,‘没有戴相”的手表,即使有人爱不释手,厂家自己也会停产或者改款的。手表的这个戴相,包括手表的颜值、手表的三围和手表所承载的情感和文化价值(情人眼里出西施),为了拉高颜值,制表商会使用特艺。
 

飞亚达典藏级精微绣腕表


 

既然是特艺,就不是常规工艺。你有我有大家有的就不算什么特艺了。为了与众不同,各品牌翻遍工艺界的犄角旮旯,力求拿出最独特的、首创的独门秘籍。珐琅和玑镂,因为明显的手工价值,在特艺里也就算是起步吧,表壳刺绣、中国传统精微绣,等等以前没听说的特艺今年在巴塞尔表展上大爆发。

貂毛微绘蛋彩画

2016年巴塞尔表展,柏高(Paul Picot)推出了美学家系列樱花腕表,对于那些热爱优雅线条,色彩,艺术和工艺的女性来说,你们可得留神,因为这些表限量300枚。

艺术制表大师们在珍珠贝母表盘上手工绘制樱花图案。表盘稳稳地嵌在品牌标志性的美学家表壳中,尺寸为31mm和33mm。
 


 

表盘设计采用了蛋彩画法来绘制微型图案,这种绘画手法以水打底,是从古至今都在使用的一种重要工艺,尤其是拜占庭的知名画家,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以及中世纪时期。

制作每个表盘所需时间为20小时。艺术大师们用的是貂毛笔刷,笔触极为细腻,在珍珠贝母表盘上绘制蛋彩画,画完后风干10小时。自然的珍珠贝母自带微光,成为粉色和白色樱花的最佳背景。

镶石、微绘与金粉绘

在 2016 年,品牌延续“1966 玫瑰金系列”的美学,推出3款刻有编号的精致设计腕表。奇迹宝盒系列(The Chamber of Wonders)。

奇迹宝盒—1900多年前的地理学




 

希腊罗马天文学家托勒密(Ptolemy)是地理学的创始人之一。地理学的渊源可追溯至公元一百年之前,当时的学者对地球和太阳、地球和月球的互动,以及这些互动对气候的影响为之着迷。托勒密绘画的地球虽然并不完整,但他笔下的地球已呈球状,而他发明的几何学,仍然沿用于现今地图的经纬格。该说法启发了哥伦布的航行计划。

工艺看点:镶石、微绘与金粉绘(青金石、东陵、超白珍珠母。再耐心地把金粉淬于彩色的表面,代表陆地和其边界。)

奇迹宝盒—日心说,500多年的天文学
 




 

地心学把地球视为宇宙的中心,相反,日心学则视太阳为宇宙万千天体运转的中心,当中包括地球在内。这个突破性的理论源于 16 世纪中叶的科学和哲学思想革命。天文学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在1543年提出此理论者。后来的史书发现,这位学者早在 30 年之前已大胆提出一个颠覆性理论,那就是后世所称颂的「哥白尼革命」(Copernican Revolution)。日心说颠覆了托勒密和过去多个世纪以来的理论。

工艺看点:镶石与微绘(东陵蓝和灰玉色)

奇迹宝盒—浑天仪
 




 

制图师和宇宙学家科罗内利(Vincenzo Maria Coronelli,1650-1718)是一位地球仪生产商。这位方济各僧侣于威尼斯出生和逝世,也是一位神学家,也曾编纂百科全书,对世界历史作出伟大的贡献。他在巴黎创制的两个巨形浑天仪,向太阳王路易十四致敬。两个浑天仪直径达 382 厘米,各约重 2 吨。一个是陆地仪,另一个是天体仪,细致描绘当代人认为是君主诞生之日,即 1638 年 9 月 5 日的天空。那个天体仪上有 1,880 个天体,以及 72 个以神兽和神话人物表达的星座。整个巨作全是蓝色,分成 12 个面积区域,象征太阳穿过黄道十二星座时的季节,全由法国画家Jean-Baptiste Corneille绘制。

工艺看点:拱形蓝宝石,人手雕刻和绘制(拱形蓝宝石表盘由人手绘画,刻槽则细致地涂上金粉。

别看很多厂里都摆个玑镂械,真用的可不多
 


 

玑镂(Guilloché),这几年已经被广泛接受和欣赏。我们参观表厂的时候,还能看见有些厂子把玑镂械放在大堂(我先是喜欢,然后是疑惑,把这玩儿放大堂,怎么加工零件?后来知道人家根本不用玑镂,纯摆设。小样儿挺会装。)日内瓦的江诗丹顿、洳山谷的宝玑等品牌,这些都是在厂里常设玑镂械的品牌。然而,在一个天主教地区(绝大多数钟表产区是新教的天下),居然有个品牌还在使用玑镂械做表,这个品牌就是瑞宝(Chronoswiss)。
 






 

巴塞尔表展后,我参观了位于卢塞恩的瑞宝工厂。这里专门有个大师鼓捣那些表盘特艺,玑镂、珐琅、马赛克。要知道现在能找到的玑镂一般都有百十来年的历史,能用的不多。瑞宝的这位大师(好像叫Marco,忘了人家名字,真是不好意思),他会修理,更会用。如果你想跟瑞宝定制一款表需要玑镂,那么肯定是这位大师亲手操刀玑镂(没有第二个人会弄)。同时,瑞宝的产品里很多表盘是玑镂纹的,这些表盘的原型也都是这位大师设计和刻出来的。这位大师也擅长珐琅,自己有炉子。瑞宝的有些佛朗尅(Flinqué,基本上没有人会翻译,其实就是錾胎珐琅工艺)表盘也是他做的——先玑镂表盘,然后烧上透明珐琅。

既然又唆到珐琅,那咱们就影调珐琅工艺
 




 

过去,如果用到珐琅工艺,爱马仕一定用到最顶尖的大师,比如,Anita Porchet大姐。今年巴塞尔表展上,爱马仕照样拿出顶尖工艺的作品,不过这次的工艺,AP大姐也不一定会。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一种创新的工艺,即影调珐琅(Email Ombrant),这个工艺来自一种本来是法国瓷都翻模做瓷器的工艺,最近有大师把这个工艺改良了一下,刻完“模子”,涂上有色透明的珐琅。说白了,其实是佛朗尅工艺的一种延伸。佛朗尅[kei]的胎现在都是冲压的或者玑镂出来的(有规律的纹路),影调珐琅工艺的胎现在是精细浮雕的,暗色透明珐琅加重了浮雕的光影效果,越深的地方越黑,另图案更加生动。那么启发这种影调珐琅的陶瓷翻模工艺是咋回事呢?大师根据陶瓷的塑造需要,在模子上刻出负像(得多么需要想象力!),然后,在模子上烧出陶瓷件。
 

下一篇:2016中国十大名表排行最新榜单

分享:

新濠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