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芯做工的分值是怎么产生的?有意见可以提

2015-07-21 13:45万表世界作者:万表世界

导语:万表世界量化测评系统,汇集了业内多方面人士的意见而形成的一个分值标准体系。这个体系很像我们手机里的照相机所带的图片处理程序,如果你是摄影爱好者的话,你应该知道照相机有一个拍摄程序,即"P"档。把相机功能拨到这个档,所拍出的照片在清晰度、曝光、反差、色彩等方面都比较接近完美。当然,构图还是要由拍摄者来决定。这个P档,实际上是厂家集中了无数摄影专家的参数选择后预制到相机里的程序。

万表的分值体系,很像照相机里的P档,它的标准内核来自手表制造、专利审查、独立制表工匠、资深玩家、销售人员、媒体人等多方面的知识汇聚,经过长期的讨论而形成的价值体系。适用人群包括:

1、刚刚开始对手表感兴趣但是感觉浩瀚海洋无从下手者;

2、想买手表但是无心费力在爆炸的信息云里摸索的消费者;

3、信不信由你,某些资深玩家。因为我敢保证,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对一款手表的基本价值做出全面准确的评价。资深玩家更倾向主观评价。

量化测评体系对手表的以下几方面进行了量化的评价:机械部分、外观、机芯的做工。

其中机械部分和外观部分经过几次实战基本成熟。而机芯做工部分,由于变异的因素较多,故而不易简单划一地给出分值,故而有了下面的表格作为评分依据。日内瓦=4;洳山谷=3;伯尔尼=2;汝拉/ETA打磨=1,未打磨=滚犊子,0。

在开发过程中听到多次对这个项目的意见,主要是,手表是个乐适品,不能以量化手段来评估。这个,其实我们开发者也知道。而且作为开发者,我们还知道,这个量化测评仅仅相当于“大众版”,相对于“专业版”还有好多非常粗略之处。但是,回到我们刚才提到的那三类人群,对这些人,一个大众版,总比支离破碎的主观评价要实用的多。而且,我们从一开始就抱着这样一个想法,这个量化测评是作为主观测评的辅助罢了。如果资深人士无法对所有表进行相对全面的测评,哪怕是主观的也好,那么大多数人,尤其是那些“非表迷真消费者”还是希望有个简单东西做参考的。中国语文、法语、德语都是博大精深的语言,但是真正流行的还不是让以上语种的人都瞧不起的英语?

还是像摄影一样,纵使汇聚了无数大师的智慧,但是构图还得你自己掌握。这就是为什么有人买了最顶级的照相机却仍抱怨自己拍不出好片子。量化测评就像相机里的P档,顶级的相机里一般也有这个P档。有了这个P档,至少你拍粗的片子在曝光、反差、对比度甚至焦点控制方面不会出大问题。对于那些拥有顶级器材却拍不出好片子的人来说,你不用P档,可能更糟!

下面言归正传:

产地跟机芯做工有直接关系

瑞士的钟表地理,大概地存在这样的分布,西部的日内瓦和洳山谷产区,历史上一直以制造高端、豪华的珠宝和钟表著称。这一带的品牌多以复杂和精美的手工修饰文明于世。而中东部的传统产区,即以纳沙泰尔为中心的汝拉地区,虽为瑞士钟表的发源地之一,但是经过几次危机,尤以19世纪末的机械化钟表生产浪潮的冲击为甚,基本上放弃了手工制作和修饰钟表的传统,幸存的品牌极少,那里的从业者多以为大品牌OEM为主。那里的品牌仍具有小批量机械化生产的优势(这是瑞士钟表也的核心竞争力之一),然而机芯做工方面则以机器代替人手为主。分散在汝拉地区(瑞士西部以北以东的广大地区)的很多品牌也大量使用ETA机芯。ETA总部位于索洛图恩州,这个紧邻中部的伯尔尼州的产区的机芯做工由于产量巨大,根本不适用手工修饰。但是这不排除他们利用技术手段来确保机芯的做工达到某些手工修饰获得的品质要求。

前面说过纳沙泰尔地区那些品牌因为19世纪末机械化生产浪潮的冲击纷纷关闭,幸运的是那些逃出来的品牌,比如天梭、欧米茄、浪琴等等。其中浪琴和欧米茄逃到了伯尔尼地区,那里没有传统势力的桎梏,他们采用了机械化手段生产钟表,结果做得很大。这批品牌,与劳力士一道,构成了中部的伯尔尼产区品牌。高品质、大批量是这个产区的特点。但是机芯做工不再可能是手工修饰了。所以,中部和东北部地区没有手工打磨的传统。基于这些历史事实,我们对不同产区的机芯做工就有了一个粗略的划分。其中劳力士和欧米茄作为伯尔尼产区的代表品牌,被很多人认为“打磨还是不错滴”。毕竟做工关乎品质,品质的光环导致我们不敢小瞧这些品牌的做工。

说完了西部、中部,东北部还应该有个著名品牌IWC。这个品牌的机芯做工如何评价?同样在沙夫豪森的亨利慕时的机芯如何评价?

这是让我们有点犯难的地方。IWC是最近几年逐步实现了机芯自主化,之前的机芯以ETA、VALJOUX等机芯为主。这些机芯的做工基本上是没有手工成分的。最近两年的IWC自主机芯,呈现美丽的做工,但是基于地理上的分布,我们判断应该是机器完成的修饰(如夹板的倒角、环珠纹和日内瓦波纹)。应该说,这些修饰应该比ETA那种无修饰的做工分数要高些。

所以,到现在基本上把机芯做工的大致阶梯排出来了:日内瓦、洳山谷、伯尔尼、汝拉、ETA。

机芯做工跟产地怎么挂钩?

在后面的表格你会发现一个品牌后面会标出两个地名:品牌所在地,机芯产地。

首先,品牌所在地不等于机芯产地,品牌所在地决定主观印象,机芯所在地决定机芯得分。但也不绝对,如百达翡丽印记的产地问题,亨利慕时的机芯做工其实由部分零件供应商的产地决定。在采访亨利慕时的CEO Eduardo Meylan先生时问他,“你们在沙夫豪森做表,但是那里好像没有手工打磨机芯的工匠。”“是啊,但是我们可以让我们机芯的供应商按照我们的要求来打磨啊。”他回答。因为接手亨利慕时品牌的是爱彼前任CEO梅朗家族,这个洳山谷家族可以利用他们资源达到东部地区品牌无法达到的高级做工。所以亨利慕时的机芯做工我们给出洳山谷的分值。

如果只列品牌产地而不列机芯产地,则视为机芯与品牌所在地为同一地区,如,罗杰杜彼。另外,百达翡丽虽有自己的PP印记,但是其标准略同于日内瓦印记,尽管该品牌的机芯在瑞士多地生产,因其适用PP印记,故不对其机芯产地具体标注。

万宝龙手表总部位于力洛克,该品牌部分机芯产自Villeret的美奈华工厂,该工厂的做工相当于洳山谷水平。



具体分值变异挺复杂的

关于机芯产地的分值,表格里存在不明确表达的地方。虽然都是洳山谷品牌,但是仔细观察还是有差别的,比如爱彼、宝玑vs.积家、宝珀。查阅历史资料,发现某些洳山谷品牌,如爱彼这个品牌历史上基本上是相当于日内瓦品牌的。审视其机芯做工,不难发现其水准堪比日内瓦品牌。

研究了这么多年的瑞士钟表产业,我发现日内瓦跟洳山谷存在着扯不断的关联。洳山谷人虽然不是第一个做表的,但是到了19世纪下半叶,洳山谷的机芯已经表现出非凡的品质、复杂度和做工。日内瓦的顶级品牌喜欢用洳山谷的机芯。1886年,日内瓦的钟表匠向日内瓦政府提交请愿书,要求对外来机芯实行行业保护。于是有了日内瓦印记(Poincon de Geneve)。但是有些洳山谷品牌人家本来就在日内瓦有工作室。这批品牌实际上享有日内瓦印记,这批在日内瓦开工作室的洳山谷品牌,其中就有爱彼。

“上世纪五十年代,某些人进入了日内瓦印记审核委员会,”爱彼的人说,“是他们强调了日内瓦印记应该只颁发给在日内瓦州生产的手表。”这一做法导致爱彼等品牌无法使用日内瓦印记。到底还有哪些品牌受到波及,宝玑的机芯做工如何?我们需要你们的反馈。

伯爵,品牌总部位于日内瓦、机芯制造位于洳山谷和弗勒里耶之间,我们把伯爵的机芯做工归洳山谷品牌(如果不是日内瓦品牌)大家不会有异议吧?

我参观过帕玛强尼位于弗勒里耶的机福榭芯厂,看到福榭的机芯做工至少也是洳山谷级别的,尽管弗勒里耶位于洳山谷之外。

所以,即使是同一产地,得分也不完全一样,不是一个产地,做工得分也可能相当。但是这些变异造成的差异可以暂时忽略,洳山谷品牌,爱彼、宝玑、.宝珀、积家。菲利普·杜福备受好评以至于其机芯做工不低于日内瓦品牌。万宝龙的美奈华机芯得分相当于洳山谷水准。等等。

有些品牌使用多种级别的机芯,所以要具体区分,如柏高,部分机芯为lemania机芯,做工应为洳山谷级别,其它机芯可能是汝拉。这里的汝拉,指的是除了日内瓦、洳山谷、伯尔尼以外的广大地区。因为汝拉山脉贯穿整个瑞士。所以那些动不动就写汝拉山谷的品牌新闻稿,基本上就是废话。没有人在山顶上做表,因为风大,交通不便!但是整个瑞士的钟表产区都是在不同的山谷里(洳山谷海拔最高),如果你说我们的表是汝拉山谷里攒的,这对于没说。

珠宝品牌的机芯体系有点乱

萧邦(Chopard)的评分更复杂,这个总部在弗勒里耶的品牌,机芯有3种,弗勒里耶、ETA、日内瓦(在日内瓦有工作室)。所以要注意根据机芯产地区别给分。卡地亚、梵克雅宝、宝诗龙这些珠宝品牌也类似。

这里仍会存在一个争议点:汝拉的打磨跟ETA哪怕是精致的打磨真的没有区别吗?比如,沛纳海在纳沙泰尔工厂做的机芯,其做工真的跟上等的ETA打磨得分一样吗?欢迎各位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们在一个品牌列表里标出产地以便评分。想要吗?如果需要或者有自己意见的,请把你的邮件给我们:linquan@wbiao.com
 

下一篇:纯粹&简洁的PK:百达翡丽Calatrava与朗格Saxonia

分享:

新濠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