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玑先生传记

2014-12-30 18:15表托邦作者:万表世界

宝玑之所以在制表文化传统中占据特殊地位,均拜其品牌创始人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 Louis Breguet)(1747-1823年)所赐,他制定的制表标准成为整个高级制表业界尊崇的金科玉律。今天,宝玑后人所制作的每块宝玑腕表仍是顶级钟表工艺的典范。
 

初登表坛 一鸣惊人
 

1747年1月10日,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 Louis Breguet)出生于瑞士Neuchatel纳沙泰尔,自幼就显示出对复杂机械的非凡天赋。15岁到巴黎凡尔赛学习钟表制造,在5年学徒期间,他入读马赛林学院的晚间数学班,为研制精密仪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在制表商的才华和蓬勃的发明能力,使他崭露锋芒,并获得当时的文艺倡导者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赏识。1775年,宝玑与Cécile L"huillier结婚,随后在巴黎quai de l"Horloge(钟表堤岸)创立企业Quaide Phorloge(宝玑表的前身)。由于他对机械具备渊博的知识,以及对钟表的特点及技术独具过人天分,使他吸引了当时最优秀的工匠的兴趣,并投身其门下,并在他的谆谆善导下训练成才,得以将宝玑丰富的想象力得活现于每一件动人的优秀作品中。他于1784年被正式认定为钟表大师。
 

宝玑先生设计及制造的钟表产品多元化,无论怀表、航海天文钟及腕表,设计匠心独具,令他在表坛上被誉为最杰出的人物。1780年,宝玑先生推出首款搭配摆轮锤和双发条盒的“perpétuelles”自动上链表;1783年,发明三问表专用的打簧游丝,设计著名“宝玑指针(Breguet hands)”(针尖镂空的指针)及宝玑阿拉伯数字时符,因其简洁易读,优雅实用,如今宝玑表依然沿用,并成为每块宝玑表必备特色;1786年,首款格状饰纹表盘(在曲线花样车床上手工雕刻而成的)问世;1789年,发明棘轮上链匙,被称为“宝玑钥匙”,并发明无需润滑油的擒纵装置,大大提高了擒纵装置的功效;1790年,发明“pare-chute”防震器,于1806年确定最终造型,令手表不易受损,性能更加可靠。
 


 

宝玑的钟表配有创新机件和不断改良的杠杆式或圆筒擒纵装置,深受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及王后玛丽•玛丽•安东尼赞赏,此外,宝玑钟表所展现的先锋美学更成为当时众人的谈论焦点。在18世纪的最后25年,巴黎所流行的钟表样式都偏于雍容华丽、繁复浮夸的巴洛克风格,唯有宝玑先生的新古典风格作品追求端庄、精致、低调与简约,恰是这一点,引得法国、英国等王室的订单与青睐。例如,宝玑设计的“宝玑时针”在末端偏心月镂空造型,在珐琅表盘上配有优雅的阿拉伯数字时符,还有小星分针及风格独具的百合花形五分钟刻度;至于黄金表壳,以及后来的白银字盘皆用人手以刻花机精心雕琢而成,典雅精致。
 

为了开拓业务,宝玑从1787至1791年期间与Xavier Gide合作,那是一位制表业商人。他还三次拜访英格兰,在那里与钟表家John Arnold分享了他的研究成果。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由于感到他与王室的密切联系而深受威胁,于是宝玑先生于1793年至1795年间来到瑞士避难。他在那里开发出若干发明创造。
 

闭关深造 终成大器
 

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爆发,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在三年内土崩瓦解。1793年,以罗伯斯比尔为首的雅各宾派在法国实行专政,国家顿时陷入恐怖统治,雅各宾派在全国严惩投机商人,全面限定生活必需品价格,以恐怖手段打击敌人。宝玑大师为躲避灾难逃往瑞士,在那里他将所有压抑化为设计灵感,推出大批新发明、新创造。
 

1795年,宝玑制成了第一只交感座钟(Sympatique clock)。那是一款能与怀表以同一节奏走时,并在需要的时候补充后者动力的座钟,为此他遂以法文医学专业用词Sympathique(交感的)为其命名。“Sympatique”的法文原意为:亲切的、予人好感的,医学方面的用法则解释为:交感的,所谓交感神经就是用的该词。这一专业的用语将宝玑原创交感座钟的本意表达得淋漓尽致,而这只交感座钟也代表了钟表巨匠宝玑于1793-1795年在瑞士避难期间的伟大设计。
 

1796年,宝玑开发并生产首款单指针表,即众所周知的“subscription”表;1798年,动擒纵装置获得注册专利(3月9日),之后宝玑继续发明之路,创作出音乐精密时计,即节拍器发条装置;1799年,能够靠触觉知道时间的“触摸”表诞生(tact watch);1798年,宝玑先生参加首届法国国家工业展览会,赢得金奖。
 


 

普通机械表会由于擒纵系统中的游丝会受到松紧度、金属疲劳的影响,摆轮摆动的规律也会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为了要减少地吸引力对钟表影响而产生的误差,1775年宝玑先生萌生了创制陀飞轮装置的构想,他在旋转框架里装进擒纵系统。这种特殊的装置,可以在平均每一分钟,每四分钟以及每六分钟完整地转动一次,这种规律运转所生的变化恰巧抵消了地吸引力的影响。法兰西共和历(大革命时期的历法)花月(Floreal,共和历的第8月)24日,相当于公元1801年4月14日,他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内务大臣,说明他发明了陀飞轮调速器,并请求给予他10年的专利。西元1801年的6月26日,当时法国内务大臣颁赠10年陀飞轮专利权给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基于一种简单但实际生产起来极其复杂的原理,第一枚陀飞轮直到1805年开始才实现商业化。
 

在航海天文钟方面,宝玑亦作出了重大的贡献。1815年,宝玑首次在航海精密时计上运用双发条盒的航海精密时计微调装置,并赢得“Horloger de la Marine”海军的钟表制造家的美誉。1819年,发明天文望远镜目镜,可测量“十分一秒,甚至约百分之一秒”。
 

“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必苦其心智,饿其体肤”,或许在瑞士的避难经历就是宝玑先生接受大任期间的“苦”,让他满腔抑郁化为创作灵感,诞生出众多影响钟表史的创新与发明。1814年,对宝玑先生而言,是大任将于人之年,波旁王朝的回归让其事业的急转直升。他得以结识一些英国大客户,包括摄政王、未来的乔治四世,威灵顿公爵等。
 


 

与皇室的因缘际会
 

无论在钟表历史或是西方历史中,宝玑钟表都有记载。并且,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宝玑这个名字彷佛就是为皇室而存在。宝玑先生与欧洲皇室名流之间素有渊源。其中最为出名的,要数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Queen Marie-Antoinette)、拿破仑•波拿巴特将军(Napoleon Bonaparte)、那不勒斯王后卡洛琳•缪拉(Caroline Murat)以及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等尊贵顾客。
 


 

玛丽•安托瓦内特
 

玛丽王后有生之年一直都对宝玑先生所造钟表亲睐有加,是其最忠实的拥护者之一。她不仅本人拥有这位钟表大师的多件杰作,还极力向全国以及宫廷最尊贵的客人推荐这位大师。在她的影响下,包括国王在内的不少王公贵族以及费慎伯爵(Axel de Fersen)等外交使节纷纷青睐宝玑时计,从而令宝玑享誉欧洲内外。在惨遭处决之前,玛丽王后常常光顾宝玑位于巴黎市中心钟表堤岸(Quai de l’Horloge)的钟表工作坊。即使是被关押在坦普尔监狱(Temple prison)的牢房时,她仍向宝玑订购产品,并于1792年9月收到了“一款简洁朴素的宝玑怀表”。后来,此怀表成为珍贵的历史遗物,与宝玑的另一杰作——一款名为“玛丽•安托瓦内特”,编号为 160 的名表(而王后生前未曾有幸欣赏此表)一起成为大卫•所罗门爵士(David Salomons)的个人珍藏。1783年,王后护卫中的一位军官(其姓名至今未知)向宝玑订购了此款怀表,荟萃当时所有奢华精致的加工装饰,以及所有复杂功能与功能。而此表订单上并未作出任何时间或金钱上的限制。直至法国大革命结束的多年后,宝玑先生才完成此表的制作,并将其存放在安全之处,充分表现其对王后忠心耿耿。
 


 

拿破仑•波拿巴特将军
 

1798年4月,就在出发远征埃及的一个月前,拿破仑购买了三块特别具有代表性的宝玑钟表作品:38号“带有绝缘擒纵机构的”三问表;178号带日历的打簧旅行钟(此类钟表的开山之作);216号perpétuelle 自动上链打簧表。这三款钟表满足了他的双重目的:首先,作为在社会政治领域中快速崛起的新秀,拿破仑一直都在寻求能够代表其权力和社会地位的精美物品;其次,纯粹从实用角度考虑,他需要在征战途中随身携带坚固可靠的时计。宝玑时计的杰出性能,确实在埃及一战中为拿破仑立下不少功劳。此后,波拿巴特家族成为宝玑常客,拿破仑向妻子表达爱意时,亦毫不犹豫选择宝玑。
 

那不勒斯王后
 

从1808年至1814年,美丽而雄心勃勃的拿破仑胞妹那不勒斯王后总共收藏了34块宝玑钟表,令其在宝玑的众多贵宾中独领风骚。1810年6月8日,在那不勒斯王后23岁当天,向宝玑先生订制了两个非常特别的时计作为生日礼物。其中一款是具备问表功能的超复杂表款,因需要额外定制一条手链附加收费5000法郎,订单为编号No.2639。
 

制作独一无二的钟表款式无疑让经验丰富的制表匠感受挑战的激动与兴奋。在她委托制订的两个月后,宝玑便满怀热情开始着手制作腕表,并于1812年12月21交付成品。根据宝玑历史资料册中的记录,它是一枚毫无前例的全新结构超纤薄腕表,结合超复杂功能与问表的椭圆形腕表,配有以极细金线所编织而成的链带。200年前正是怀表的时代,那不勒斯王后以其独到的品位向宝玑订购的这款能佩戴在手腕上的腕表,在当时足以称为一种革新理念。她的创新理念加上宝玑的创新技术成就了世界第一枚腕表的诞生。此外,腕表兼具手环装饰效果与计时性能,从此它成为了贵族仕女的最爱,也由此开启了由怀表到腕表演变的新篇章。
 

沙皇亚历山大一世
 

在俄罗斯市场上出师不利使得宝玑及其子异常沮丧,但却于1814年的春天获得意外之喜。4月2日,宝玑位于钟表堤岸(Quai de l'Horloge)的工作坊迎来了一位神秘访客,他便是仅带着一名仆役进行微服私访的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根据帐簿记载,这一天沙皇购买了一块问表及一块其它表款。此外,沙皇更订购了一系列“步数计“(pedometers)(一种调整军队行军频率的节拍器),并将于1820年至1822年间收到八块成品。沙皇的这一举动促使宝玑于1813年跌至谷底的俄国市场销量开始迅速回升。
 

孜孜不倦最后十年
 

在阿伯拉罕•路易•宝玑生命的最后十年里,他从事的一个项目涉及钟表研究工作的起草,并得到作家兼秘书Louis Moinet的协助。
 

遗憾的是宝玑满怀雄心壮志的钟表论文最终并没有完成。论文由两个主要部分组成:l"horlogerie dite civile(所谓的“民用钟表学”),以及l"horlogerieàl"usage des Sciences(致力于科学的钟表学)。直到近日,只发现了极不完整的片段。
 

论文内容源自尼古拉斯•G•海耶克于2010年5月7日在日内瓦拍得的一套七本笔记中的两本。这些文本,闻所未闻,完全是原始资料。它们极有可能也是唯一达到草稿成熟阶段的节选。
 

1823年,这位为钟表艺术与科学带来伟大变革的一代宗师与世长辞。尽管如此,由他创立的这个伟大的钟表王朝并没有就此终结。
 

如今,创新能力依然是宝玑品牌展现活力的源泉。宝玑所拥有的创造力和聪明才智愈加历久弥新。在尼古拉斯•海耶克的带领下,品牌实力得以大大增强,在短短十年时间里,先后申请的多项设计专利,比其创始人更胜一筹。


 

下一篇:三问腕表到底在“问”什么?

分享:

新濠资讯